水泥发泡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泥发泡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文物保护单位无人保护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7:37:55 阅读: 来源:水泥发泡板厂家

顶着市级文保单位的光环却成为无人管的垃圾站、没人敢管的空屋子、任由风吹雨打坍塌却一直筹集不到资金维修……近日,记者走访广州市区内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发现,不少文保单位虽然挂牌多年,但却无人“保护”,芳村南漖村的百年天市门楼、武帝古庙备受摧毁,濒临崩塌得不到及时维修;华贵路26号的西关当铺门口成垃圾站臭气熏天;西湖路叶剑英商议讨逆旧址濒临危房,防火措施令人担忧;高第街许广平故居、许祥光故居等破损不堪面目全非……为何号称文保单位,却得不到恰当保护?文广部门称有心无力,专家认为文物法规定不够具体,社会资源无法纳入利用。

华贵路26号的旧当铺门口变成了垃圾中转站。

巡城:文保单位鲜见“保护”

从1963年公布第一批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起,到目前已经公布的第八批市级文物,广州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已经有322个,分布在广州市各个区内。目前,其保护现状如何呢,记者巡城发现,不少市级文保单位顶着文保单位的光环日益衰败,甚至成为管理和维护的空白地带。“说实话,这是我们这些年欠下来的债,只管先公布,而没有资金去落实维护,这也是城市变化太快的无奈。”华工建筑学院教授、国家文物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工程专家库专家郑力鹏说。

天市门楼:崩裂三年无人管

“南漖村天市门楼求救,随时有倒塌的危险。”网友@vickymama在微博上呼吁。近日,记者前往南漖村天市门楼发现,天市门楼墙身已经从中间裂开,开缝长达数米,宽约半指,整栋门楼仅靠几根柱子撑着,处于摇摇欲坠的状态。天市门楼旁边,同为2005年12月公布为广州市登记文保单位的武帝古庙和旁边连接的古亭等都已经破败不堪,有村民在附近搭了简易的矮棚烧火煮饭,周边则已是垃圾场。

记者了解到,南漖门楼、武帝古庙早在2003年初被芳村房管部门鉴定为危房,但10年后,虽然已经贵为文保单位,但其保护现状仍然岌岌可危,荔湾区文管部门表示,早在两三年前就知道南漖门楼、武帝古庙的危急情况,但维修资金仍然在申请中。

西关旧当铺:门前垃圾站 屋里矮帐篷

华贵路26号的旧当铺是建于清末民初的著名当铺,于1993年8月正式公布为广州市第四批文物保护单位。近日,记者前往旧当铺,远远就闻到了浓重的臭味,环保工人正在把附近的垃圾集中到旧当铺门口的几台垃圾车里,透过铁门的缝隙,可以看到当铺一楼堆积着杂物,从杂物上面厚厚的灰尘可以看到至少积了几年时间了。

透过旧当铺的小窗户可以看到里面随意拉了几条电线,有简易的灯泡照明,低矮的白色帐篷用竹竿撑着。“这里摆垃圾车好几年了,里面好像住着民工,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当地的街道办办公人员回应说。

叶剑英商议讨逆旧址:拆字挂墙上

西湖路小马站15号作为叶剑英商议讨逆旧址,于1999年成为“广州市内部控制文物保护单位——叶剑英讨伐陈炯明草拟电文旧址”,于2003年被列入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在两块牌子附近右侧的楼梯外墙上却写着大大的一个“拆”字。记者从楼梯进入发现,楼道外的大门已经锁不上。只能一人通过的楼梯靠着二楼窗户外的一点日光辨别梯级,二楼楼道上晾满了衣服,随地都是桶、盆子等杂物。肮脏漆黑的墙壁,潮湿的空气中有腐烂的异味,这里也濒临危房了。

“我已经在这里住了六七年了,有几户人住了十几二十年了吧。还有过来这边打工的几个湖南人也是住在这边。”一位住户告诉记者。她表示,这栋楼的阁楼上面已经漏水了。“平时下雨的时候整张床都会湿了。如果不是外面租房很贵,我也不想住在这里。”

许广平故居:雕梁破损 后人想修而不得

在高第街许地里面至少有5座建筑被列为广州市文保单位,包括许广平故居、许祥光故居、许应睽故居、许大夫家庙等建筑;近日记者前往许地发现,藏身于内衣一条街的许地诸多文保单位现状堪忧。位于许地6-3号的许祥光故居目前已经变成了一个衣服仓库,一大堆一人高的衣服放在了故居门口,服装店员工忙着往内搬,塑料包装袋等垃圾随处可见。

而经过小巷子曲折找到的许广平故居,满地厚厚的苔藓,破烂的门槛上面挂着几根竹竿,门帘上的古建筑的木构摇摇欲坠,故居里堆积着一堆货物。目前住在里面的住户,据了解是许广平的亲戚,她表示,年年都有媒体提出要保护,但挂了这块牌子之后,反而她们自己想维修都不行了。

问题1:认定与保护分开

“我们的任务是先把东西找出来,保下来,下一步再进一步的保护。现在普查刚结束,按照文物保护的原则,抢救第一。”市文广新局文物处处长刘晓明说,他告诉记者目前的广州市级文保单位虽然是有文广新局来公布,但实际维护则是属于属地管理。“但当业主和房管局不愿意去保护的时候,则没有一个监督的方式和定期的维护条约。“郑力鹏说。

郑力鹏告诉记者,目前的文物保护条约只规定管理部门有责任保证文保单位不会倒下来,而对于损坏和维修则没有明确的规定。“房管局不熟悉文物的维护和维修规定,想修都不敢动;而业主想维修则需要申请很多程序,非常麻烦。” 郑力鹏说。

对此许氏后人也表示,许家得不到维修的权限,只能眼睁睁看着旧宅日渐破落。

问题2:没有维护,只靠维修

“现在广州市文保单位大部分都已比较破旧了,其实这种状况是可以控制的。但问题是,文保单位只有公布,没有日常维护。等到岌岌可危了,才去维修,这样就需要很高的维修资金,而政府在文物保护方面的资金又非常有限。”古建筑维修专家朱秋利说。

问题3:没钱又吸引不了社会资源

“我个人认为在公布市级文保单位的时候,不够慎重,对于建筑的保护和用途欠考虑。没有这么大的头,就不要戴这么大的帽子。当然,这也是我们这些年欠下来的债,只管先公布,而没有资金去落实维护,这也是城市变化太快的无奈。”郑力鹏说。

对于资金不足的问题,荔湾区的文管所相关负责人也证实了此情况,目前广州市的文保资金全额由政府出资,有限的资金对于322个文保单位的维修来说,实在杯水车薪。

从2008年以来,越秀区曾经做出尝试吸引社会资金保护文保单位,通过社会资源建成了16个微型博物馆包括:考试博物馆(庐江书院)、东平典当博物馆、万木草堂、东濠涌博物馆等,把这些文物保护单位活用起来,并且成为旅游路线。但是在活用的过程中也存在不少问题,如越秀区区家祠变成大宅门饭馆,被相关部门叫停,以及药洲旧址变身茶馆受争议等。

“广州市对于文物保护单位的利用没有具体的规定,社会资源不敢进来,不知道哪里可以改造,哪里绝对不能动,这样哪里有投资敢冒险的。”郑力鹏说。

解决:新规定5月生效盼有细则

广州市新的文物保护规定目前已经出台,将在今年5月1日正式生效。新的文物要求市、区、县级市人民政府设立文物保护管理委员会,以及成立专项的文物保护资金。规定中还具体强调了鼓励社会资源进驻保护等条例。

对于广州市新的文物保护规定,郑力鹏表示非常期待,他认为保护艰难的表面原因虽然是资金,但内部原因其实是权责不明确和制度不够具体。他希望出台新文物保护规定之后,“还要从政府管理的角度出发,具体到每栋建筑,编一个指导性的文件,如何利用和保护。”

它山之石

香港:分等级管理

香港文物保护单位的做法目前分为法定古迹和历史建筑。法定古迹是由政府全资管理。“相当于我们的文保单位,非常重要的政府要把房产都要买下来,永久保护。”郑力鹏说,而历史建筑则根据具体的保护级别去维护和利用,尽量吸收社会资源进来。郑力鹏告诉记者:“香港文物保护单位的公布跟保护是一起,在公布的时候其实已经有了维护和利用的规划和分级,因此不会出现文物没人管的情况。”

日本:筹集社会资金

日本对于文保单位的保护方式也是分等级,分为指定型文物和登录型文物。但日本在发动社会和群众保护方面做法值得借鉴。“他们从文物的征集和发布以及整个利用的过程都鼓励社会参与,并且让业主觉得成为文保单位是非常光荣的事情,主动进行维修。另外,日本政府和法国英国一样,在征集社会资金维修之前,定下了很具体的原则,并且提供专家论证和专业意见。”朱秋利表示。

护肩板模具货源

眉夹

鱼丸加工设备货源